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近代人物罗竹风简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0:48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近代人物

中文名:罗长维

别名:牛文

国籍:中国

出生地:辽宁省海城市西柳镇前柳村

出生日期:1918年

职业:革命

信仰:共产主义

罗竹风人物

罗竹风(1911.11~1996.11.04),男,山东省平度市蟠桃镇人,中国著名语言学家,宗教学家,出版家,辞书编纂家,杂文家。山东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原兼职教授。

曾任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主席,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语言学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第一届理事、第二届顾问,上海文学会会长,上海宗教学会会长,上海杂文文学会会长。

罗竹风是上海市第七、八届人大代表、常委。

罗竹风早年曾学习世界语,一直热心世界语事业,支持上海世界语协会开展工作,是世界语之友会成员。

罗竹风个人履历

193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哲学系。

1937年,从青州中学罢教回乡,同乔天华组织起平度第一支抗日游击队。

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抗战日报》社社长,八路军胶东五支队秘书长、宣传部长,胶东文化联合社编委,胶东文化协会副会长、常务委员。

1940年,任平度县县长。

1943年,任胶东文化协会研究部部长,胶东公学教务长。

解放战争期间,任山东大学军代表等职。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山东大学教务长,华东、上海市宗教事务处处长,上海市出版局代局长,上海市社联主席,《辞海》常务副主编,《汉语大词典》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主编,《中国人名大词典》副主编,《中国社会主义宗教问题》主编。主持编著有《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宗教通史简编》、《宗教学概论》等。

罗竹风个人作品

著有《杂家与编辑》、《行云流水六十年》。

罗竹风罗竹风感言

杂家——一个编辑同志的想法

罗竹风

窗外下着毛毛雨,春雨贵似油呀,但这天气却总有点使人腻烦。

工作了一天,正应该“逸”一下了,便顺手拿起一本《史记》来,想查清“左袒”这个典故的出处,也算是一种消遣吧?

“笃,笃,笃……”有人敲门,却原来是一位出版社的编辑来访。多日不见,不免寒

暄一番。起初,没话找话说,两人都显得吃力。不知怎么一来,话头转到编辑业务方面,于是松动活泼起来了。

“人都要有一行,没有一行,就会变成二流子。”编辑同志是这样开头的,“其实,二流子也应该算是一行,不过是‘等外品’而已。但使我迷惑不解的却是‘编辑’究竟算哪一行、哪一家呢?” 我认真地想了一下,答道:“社会分工,不能用植物分类学的方法,编辑就是编辑。如果硬要追问属于哪一家,恐怕只能算是属于‘杂家’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连连说:“好一个杂家!有意思,真有意思!” “三百六十行,缺一不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配搭起来,行当齐全,才显得热闹。若都是一群呜呀呀的黑旋风李逵,岂不扫兴?”我借题发挥,着实谈了一通社会分工必须有“编辑”的大道理。然后又联系实际,说什么“当教师的,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一乐也;难道得天下之妙文而先欣赏之,在许多书稿编辑出版过程中,既开阔眼界,又增长见识,更能发掘宝藏,有利于人类文化知识的积累和传播,那自然是编辑同志的一大乐事了。” “嗡,嗡……”他先是漫应着,后来却突然兴奋起来,说了这样一大段话:“李逵也好,鲁智深、武松也好,当然各不相同。但谁又愿意作个水亭放箭的联络员朱贵呢?一个作家成名,谁也看得起;作家以自己的作品为社会所重视,这当然是他辛勤劳动的成果。然而这其中也有编辑的一份心血。编辑的不平,正是他年年为人作嫁衣裳,而自己却永远坐不上‘花轿’。这些年来,领导上颇重视演员、作家现在出现在寻找似乎什么都有他们的份儿,而编辑却有点‘广文先生’的味道。难道你听说过有什么负责同志专门接待过编辑这一行么?哈哈……所谓‘杂家’,名不正则言不顺,命定该坐冷板凳!在后台的人也有各式各样,我不相信组织上给我一定的条件,像一般作家那样,我会写不出东西来!如果真是不堪造就,那只好从心里认输。然而这几年,我却在‘可出可不出的书,不要出’呀,‘有益无害的书,不妨出一点’啦等等空洞原则底下,搞得头昏脑涨。当然,也并不是说我白吃饭,成绩总还是有一点的。这不过是一些牢骚话,偶尔说说也就算了。” 我深切感到“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苦楚。

雨夜一席话,好像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我始终认为:编辑这一家是无论如何也缺少不得的,杂家必杂,杂中求专,当一个名副其实的编辑专家,对社会的贡献恐怕也不一定比其他行当的专家们更少一些吧?为什么这位编辑同志还有一肚子苦水呢?个人主义么?名利思想么?不甘心作无名英雄么?都或有之,但也不尽然。如果帽子什么的可以解决问题,那未免太简单了。凡是自以为不被重视的工作,最好是从两方面的原因去想一想。例如负责同志专门接待一次编辑工作者,同他们谈谈心,对编辑工作的情况多了解一点,帮助解决一些可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岂不皆大欢喜了么?

我常想: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也是有限的。怎样在无限中求有限,这是一种艺术,也是一门学问。明乎此,领导者的天地就广阔了。

赤血屠龙手游

王者战歌

萌猫物语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