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周小平十问疑李开复伪君子党建网刊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5 20:51:53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近来,周小平“十问”李开复成了一个时尚的话题,李开复到底是个神马人?周小平分析的头头是道,貌似李开复就是个伪君子,或许是国人对于正能量模式的依赖,索性李开复貌似要一夜谷底,从此沦为三流公知,因为党建网刊载了,不管你信不信,周小平目前获胜,李开复暂且无语。当周小平批评李开复的时候,我却开始研讨周小平,因为螳螂捕蚕,麻雀在后,我也意淫一把,才发现周小平除了批评李开复的文章好似天衣无缝,其他的文字基本上石破天惊,所以想来,这样的“十问”,就是一场水货大V的力作?根本谈不上什么颠覆与被颠覆,水货与水货PK,最终要不成了真正的水货,要不就是玩不起,走起!

回想这几年,网络上的水货大V们的力作。当禹晋永开始谈反腐,宋祖德开始谈政改,罗玉凤开始谈自由,木子美开始谈民主,这个国家的价值观已经彻底紊乱。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些人没有资格来谈这些略显严肃的话题,事实上谁都不能剥夺你谈论这些的权利,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以一种什么态度来谈这些议题的?是不是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发表观点?还是纯粹刻意标新立异,装出与众不同的姿态,追求转发评论与粉丝关注?谁敢保证染香每次发表完搅屎棒一样的微博言论,看着自己不断增加的粉丝转发评论,不是在享受被关注和赚取眼球的快感呢?谁敢保证她们内心不是笑着大骂:一群可爱的大傻逼们,没你们我咋出名赚钱啊?

微博上有的人是“鲁迅”,有的人是在表演“鲁迅”;有的人是公知,有的人是在表演公知。他们在玩一种游戏,叫做:你一认真就输了。公共知识分子,本来是比较严肃认真的一个名词和身份。当然,严肃认真并不代表枯燥乏味,谈论时事政治的公知,也可以有诸多调侃戏谑。所不同的是,有些是表面戏谑内心秉正,比如黄西在美国脱口秀把奥巴马比作是巧克力总统,这种幽默背后实际上包含的却是对黑人当选总统的进步的肯定;有些是表面正义内心淫邪,比如染香一边高喊不要美式假民主追求真民主却一边晒凸点照还一边卖书约你喝咖啡。正是这些表演公知的人,滥竽充数,混水摸鱼,搅混了这池水,让公知一词臭了大街。于是就出现“你才是公知,你们全家都是公知”这样的网络名言。

出现表演鲁迅表演公知的现象,也许你会说这是互联网发展带来言论自由的同时带来的负面效应,我则认为这不能完全归罪于网络信息化。我觉得根本原因还在于一是无信仰无诚信,二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不管黑猫白猫,成名成功就是好猫。在这样一池浑水中,真正的公知会发现当你在严肃认真的谈论一个话题时,遭遇的通常是调侃,嘲讽,讥笑,甚至谩骂。这时候有人会跳出来说,你面对的是一群庸众。

其实不然,这种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如北岛所言:我不相信。诚信缺失,信无可信。社会已然失去最后的信任,对所有的人和事都是持怀疑的态度。公知本来肩负着一部分重建信任的社会责任,然而又被一群假公知给抹黑了。所以人们看不清谁是鲁迅,谁又在表演鲁迅;谁是真公知,谁又是假公知。所有的调侃,嘲讽,讥笑,甚至谩骂背后,读出的却是失落,迷茫,无奈,以及绝望。

大多数人,他们内里实际上未必真的那么没素质,只是在以表演对表演,以装疯对卖傻。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真的很不公平。他们发自内心关心社会时事,民生政治,怎堪如此嘲讽谩骂?我不会在这里奉劝普通民众不要再伤害他们的心,因为我知道奉劝是没用的。我也不希望方舟子死前会向上帝忏悔,因为在他的内心根本没有上帝。我只是想劝像韩寒这样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明白,不要为了打狗,耽误了正事。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儿去做。

媒体原是一个浮华躁动的行业,因为其本身所处的位置就在于为公众发掘事实,传达声音。媒体的声音往往容易为公众所熟知与记忆。然而恰在于此,媒体人便往往异化起来,以为自己的声音便具有了相当的“真理性”,便越俎代庖,充当起布道者来了。中国的媒体同行所出版的书籍,往往自我沉醉于政治或哲学的品评,大势或社会的论战,历史或艺术的判断。换而言之,他们已然超越报道者的角色,而享用起评判者的权。不少人并且扮演起了“打假”“拆台”的角色,表面“打假”,实则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影响造势。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打败一个强者,“拉黑”一个名媛,自己才能博得“上位”。他们不断利用自己的“自媒体”无时无刻的策划着阴暗的手段,恨不得一夜“成名”,但代价是有个人一夜“崩盘”。

韩寒曾一度“自嘲”自己是个“臭公知”。公知从字面可认为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缩略词,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然而在中国社会的实践中,“公知”一词更是对那些貌似公正博学,实则摇摆不定,自视甚高,以天下评判为已任,视政府和百姓问题多多,自认担纲启蒙责任,诲人不倦的一群文化人。在现行网络和微博中,第三方提到“公知”大多含有“讥讽”的意思。方舟子一直在打假,可是自己的很多文章来源,以及科普知识都是抄来的,这个“假”到底怎么打?笔者看过不少方老师的文字,也看过一些方老师的科普文章,写的很“三流”,不时还透露着“下流”,我不知道那些方粉是信仰真相,还是信仰方教主,把方舟子等同于真相,“炼的”不是打假功夫,明明就是“法轮功”嘛?

笔者以为,公知之所谓“公”,主要是他们的价值立场“为公”,公知们往往以公共利益代表自居。可是在背后却大多谋着自己的利益,公知们应该是具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以治理天下为己任,所以他们非常关心一些所谓的公共事务,自认为自己是真正排除个人利益干扰而站在集体或公共利益的立场上发言的。所以人们经常发现公知们在很多问题上站在大众的立场上,批评政府,因而赢得了较高的公信力。这些公信力激励着公知们的道义担当。但是,一旦公知们发现政府某些做法是有利于所谓公共利益的,公知们又会站在政府的立场上教育大众。

由于公知们确认自己是大公无私的,因此对自私、自愿和自由的市场保持着鄙夷和敌意,认为普通大众道德水平低劣,不符合文明社会的需要,尤其是会衍生假冒伪劣和丛林竞争,政府干预市场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天经地义的。在这个意义上,公知们又扮演着“国师”和“策士”的角色。公知们道德感很强,爱恨分明,对违背他们道德信念的事情深恶痛绝,往往会呼吁政府加强管制和治理,严厉打击。由于公知们的道德水准较其它人高,当他们高举自己的道德高标作为武器时,个人自由和私人空间在他们眼里都是平庸的恶。

公知之所谓“知”,即知识水平。主要表现为他们一般都具有较高的学历水平,在某些领域可能有较高的学术造诣。由此自认为智商比别人高,掌握着某种真理。在他们眼里,普通大众不仅道德上自私,而且智识上愚昧,很容易被统治者所蒙骗,为了提高公民素养,促进社会文明,他们理所当然地担当起启蒙责任,诲人不倦。可是在这样的公知树立过程中却也会遭到不少“臭公知”的眼红,他们不是想着大众的利益,而是天天想尽办法“拆公知”的后台。以此来达到自己的“教主”地位。

他们通过自己的“自媒体”媒介博客,论坛,微博,带领着自己的教徒们不时地的揣测着他们所眼红的公知,哪怕是人家说个话,打个喷嚏,他们都会一拥而上,满城风雨。自媒体之所以爆发出如此大的能量,之所以对传统媒体有有如此大的威慑力,从根本上说取决于其传播主体的多样化、平民化和普泛化。也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网络时代的很多人是不思考的,而是一味的追随。其实有公知是个好事,算个指引,可是我们盲目追随就危险了,因为在这些公知里,就目前看来,不少人是“臭公知”,他们不但“自己臭”,还要“臭别人”,更可怕的是领导大众“臭别人”,真所谓最毒不过“臭公知”。

中国之网络现代化进展至今日,许多层面依旧是面目模糊,其中致命一点,乃是职业化发展的严重滞后。例如“公知”群体,媒体人也是公知,律师也是公知,教授学者也是公知,于是“公知”便面目模糊起来,成为一个是非难辨、褒贬不明的词语。职业化的准则,乃是要求每个领域中的人士,都谨守各自的伦理、规范与法则,既不能随意逾越自我身份的局限,又不能放任自我规则的损毁,更不能置自身伦理的约束于不顾。惟有人人都谨守自我的边界,而又恪守自我职责的完整,整个社会的运转,乃得以有序健康之建设和发展。

文尾,笔者并没有特别指责媒体职业化程度不高的意思,只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这个“自媒体”时代,就要为我们自己更加了解内情而努力。其余行业的职业化程度之低,恐怕更有甚者。媒体人擅于批评他者之颟顸、暴戾与冷漠,惟独对自我局限一叶障目。我以为,“批评”恒是,亦不妨从自身的职业化开始做起,倒真是对中国社会网络自媒体现代化的一个真实贡献。也希望自媒体时代的粉丝在追随的过程中,要更加理性,因为我们的时代“臭公知”太多,误导就会很多,微博也好,博客也好,论坛也罢,谣言,雷语止于公知任重而道远。

(注:本文转载自“姬鹏--凤凰博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嘉峪关事业单位考试

临夏西部计划考试

酒泉三支一扶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