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卷福曾出外景途中遭绑架说服绑匪放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5:18:56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卷福”曾出外景途中遭绑架 说服绑匪放人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认脸

眼型细长,眼角形状内侧尖而下探(好像整容开眼角过度),显得两眼间距宽;中庭长,两腮瘦削,颞部、颌部、颧骨线条比较凌厉,上唇薄。(够了!有完没完!!)

但是,侧面看,眼尾、鼻头、下巴、下唇的线条都是圆的,这些圆润让他看起来柔和,富有孩子气,这些历来都是获得女性喜爱的法宝。(还有吗……)

马年将至,马脸星人的进击,地球人你抵抗得了吗?!这里说的是“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凭借《神探夏洛克》一举成名的他就像坐上了火箭,上升态势可谓摧枯拉朽。2013年是卷福在影坛的丰收年,《星际迷航》里有他,《八月:奥色治郡》里有他,《为奴十二年》里有他,《危机解密》里还是有他。卷福这张标志性的大长脸,就像走“马”灯,高曝光率可谓全年无休。而近来最令粉丝欢欣鼓舞的,当属《神探夏洛克》第三季的回归。正因为卷福和他的好“基友”花生在影坛忙到冒烟,才致使这部剧的档期一拖再拖,至今才千呼万唤始出来,可以想见的是,随着第三季的播出,明年又将掀起一阵夏洛克热潮。

这一年,卷福在各大颇具分量的媒体中的曝光率,从侧面印证了他红得无可救药的事实———10月底,他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时代》周刊为这位“天才演员”做了整整6页的专访。

原文:Jesse Dorris,Time

翻译:吴糍糍

“康伯贱人”还是“康伯宝贝”?

在今年9月的多伦多电影节上,卷福看见华盛顿邮报记者带着电影节发放的手提袋,记者于是对他解释,因为自己的包在过海关时被弄破了,只能拿这个来替代,里面塞满了笔记本电脑和旅途所用的杂物。卷福对此感同身受,“我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我好像总是在打包行李,本来打包得很完美了,我总是要塞些东西进去,结果线就炸开了……”

即将过去的2013年,对卷福来说也是“被打包的一年”。“没错,这一年很不可思议。”这一年,卷福在电影方面涉水渐深。除了在《星际迷航:暗黑无界》中扮演神秘的大反派可汗外,他与梅丽尔·斯特里普、茱莉亚·罗伯茨等一同出现在全明星阵容的《八月:奥色治郡》中。在冲奥电影《为奴十二年》里,他又变成为善良的奴隶主,更为人瞩目的是《危机解密(T heFifthEstate)》中的阿桑奇一角,卷福独挑大梁,尽管电影本身获得的评价不高,但卷福的演技依然可圈可点,“脑残粉”们更是给其五星支持。

《危机解密》还获得了阿桑奇本人的关注,他甚至亲自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对影片进行评点。卷福回复了这封邮件,表达了自己对新闻以及民主的看法。显然这封邮件令阿桑奇受到了些许触动,在A B C电视台的访谈节目里,阿桑奇抨击这部电影是“某土豪机构的大手笔,不过是想在其中捞金”(暗讽电影的合作方梦工厂),但他对卷福的评价却相当正面:“尝试改进剧本中那些糟糕的元素,不幸的是收效甚微,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他进行了尝试。”

没有人能用一两句话解释清楚卷福的魅力到底在哪里,但他就是这样越来越红。2010年,《神探夏洛克》令他名声鹊起,迷晕一大片。在英国,疯狂迷恋卷福的女粉丝们自称“Cum berbitches”(康伯贱人,卷福的姓C um berbatch和“婊子”Bitch的合体),这令他有点哭笑不得,他在接受《In S ty le》采访时笑言:“从女性主义角度考虑,还是叫‘Cum berbabes’(康伯宝贝)比较合适。”随后,《神探夏洛克》第二季播出,收视率甚至超过了大热美剧《广告狂人》,卷福的人气水涨船高。

“我很担心被曝光。”对于成名带来的副作用,卷福似乎至今都未能适应,他对《时代》周刊记者诉苦,“每次我和女孩去酒吧都会被拍到。但凡是个人、只要有电脑,就对我的情史如数家珍。现在我明白了,狗仔队就是一个挥之不去、无法绕开的障碍。”除了狗仔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网友大军也加入了“围捕”卷福的行动———互联网上,至少有数十个T um blr账户都和爆料他的私生活有关。

呃,超级神探们的“性爱派对”……

在拍摄《八月:奥色治郡》时,剧组一度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乡间取景,卷福原本以为在那里他可以不被认出来,“但我第一次走进当地的咖啡馆时,服务生就认出了我。”说着他便开始模仿嚼着口香糖说话、操着美国中西部口音的服务生,“哦,上帝!你是电视上的那个人吧?你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吧?!”卷福说,他佩服该片制片人乔治·克鲁尼处理隐私的态度,“身为公众人物,他只是把名声像衣服一样穿在身上,没有令自己付出任何代价。”

卷福现在学会了用幽默来轻松应对粉丝的调侃。一次,卷福做客一家网站的微访谈,被网友拿他的长相开涮:“你和马特·史密斯(《神秘博士》第11任主演)、汤姆·希德勒斯顿(抖森,《雷神》中洛基的扮演者)是不是经常开那种抛光颧骨派对啊?”卷福悠悠答道:“对啊,我们最喜欢互相抛光颧骨了。想象一下那个情色画面吧,我们这种穿梭时间旅行、穿着长风衣、戴着紫围巾、像从北欧神话里走出来超级神探(以上定语分别为3人经典角色的特征)的性爱派对。万能的互联网,让梦想实现吧!”果然,万能的互联网真的让这幅画面实现了,当然,这只是来自热心网友的PS。

有多少粉丝是被卷福在《神探夏洛克》中的超快语速推理俘获芳心的?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卷福本人也具备这种技能!在《危机解密》中饰演阿桑奇前任副手博格的丹尼尔·布鲁赫就曾被他的这种技能吓得不轻,“在伦敦试镜会上第一次见到他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开始推理我早餐吃的是什么。我只好说,‘嗨,夏洛克,很高兴见到你。’他这才回过神来向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

在《霍比特人2》中,卷福为巨龙史矛革这一角色担任配音,“我应该有几百岁了,住在山峰地下,是一种充满破坏性的生物。我能飞,能喷火,体型有帝国大厦那么高。”谈到这一角色,卷福兴致勃勃。原来,托尔金的小说对卷福来说意义可不一般。“托尔金的小说伴随我长大,对于一个小孩子的想象力来说,怪兽是很有挑战里的东西。爸爸会念里面的故事给我听,还会用声音惟妙惟肖地演绎巨龙、霍比特人和甘道夫,那是永难再现的有声书。如果我那天表现得好,他就会读上两章。”

17岁那年,“吻别”了律师生活

卷福的父母都是演员,他的母亲还曾在常青英剧《神秘博士》中担任过不同角色,前后时间跨度长达20年。“作为演员,他们过着一种浪漫不羁甚至略微失控的生活,充满对未来事业的不确定性。”卷福说,他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她很可爱,在某种程度上讲,是她照顾我长大的。”起初,父母希望他能走上与自己不同的生活轨迹。“他们拼命接下每个工作机会,以承担我的教育费用,让我得以接受高等教育,从事演员以外的任何职业。”起初,卷福的理想是当律师,“这是个很浪漫的想法,我梦想着能像《法庭上的鲁波尔》(系列畅销丛书)里所写的一样。”但是越接近这个梦想,他就越迟疑,律师职业不太稳定,“非常辛苦且阴晴不定”。17岁那年,他“吻别”了那段生活。

自哈罗公学毕业后,卷福给自己安排了一个“间隔年”,去西藏一间寺院教授英语。其后,他回到英国,到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戏剧,接着又赴伦敦音乐与戏剧艺术学院深造,终于遵从自己的内心,坚定地走上演员之路。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2005年,他获得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男配角提名,2011年,他凭借出演《科学怪人》终于拿到了奥利弗奖。演出这部戏剧时,卷福的父亲正好在附近的老维克剧院演出,“演出结束后,我们约在泰晤士河边的酒吧见面,父母为我感到骄傲,这一点让我心潮澎湃。正因为他们也是演员,他们能够理解我的成功,这种感觉太棒了!”现在的卷福更是让父母充满自豪。“当我开始这一行时,我就知道我要做得和父母不一样,但我不知道要怎么不一样——— 我不知道要如何证明自己,只是想做到连他们看到我的成绩,也会发出惊叹声。”卷福说,现在的自己“某种程度上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但随之而来的工作量和其他事情也超出了意料,这已与他们玩的是不同的游戏了。”

南非外景途中遇劫,真是大难不死……

自《神探夏洛克》一炮而红,很多人都看到了卷福的幸运,他们也许不知道,卷福曾有过大难不死的经历。

2005年,卷福随迷你剧《直到世界尽头(The End of the Earth)》剧组赴南非拍外景。卷福和两个朋友趁着拍摄间隙,开车去海边学习潜水。在回来的途中,车胎突然爆了。“我下车想去修理,一群人却把我包围了。巧的是,就在爆胎之前,我们正在听R adiohead的歌《How to Disappear Completely》(如何完全消失)。”说到这里,卷福开始哼起其中一句:“如果我不在这里/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这正是他当时的心情写照。卷福回忆,那些人洗劫了车子,还将他和朋友一道绑架。“他们勒令我屈膝跪在车前座上,后背顶着挡风玻璃,我的手指触到了收音机开关。那首歌又唱了起来,实在是太荒诞了。”

绑匪将车开到一座天桥下,停在路边。他们将卷福五花大绑,扔在汽车尾厢里。感觉像是过了好几个钟头之后,他们才将他从尾厢拉起,和他的两个朋友绑在一起。“那根粗大、冰冷的枪管一直抵住我的后颈,我不得不摆出接受行刑的姿势。”卷福说,他看过伊拉克恐怖分子将人质斩首的照片,当时的自己正是处在类似的状态中,“我的双手被绑在后颈上,双膝跪地,双脚用我自己的鞋带被绑在身后,被枪指着头,我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那些恐怖的画面。”

所幸悲剧并未发生。身为演员,他的说服力和感染力在绑匪身上起到了作用,绑匪最终将他们毫发未伤地释放。这次历险当天令卷福惊魂未定,他甚至想过“找个地洞钻进去,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不过第二天醒来,喝下一罐啤酒、抽了一支烟后,阴霾渐渐消散。“我还是想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我想出门,想去游泳、想在沙丘上奔跑、想去欣赏美景。昨天发生的只是这个国家里的一起小事件。”不久,他再次来到津巴布韦,完成了潜水课程。“我第一次潜水就看见了一只大抹香鲸和它的幼崽,它们离我仅仅数米之遥,领航员对我说,‘你好幸运,我在这行干了好多年,从没见过有谁能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到抹香鲸!什么,这还是你第一次潜水?去你的!’我大笑不已,心想:你知道么,为了到达这一步,我经历了多少!”

Q:什么时候最开心?

卷福:在南非遇劫后的第二天早上,我沐浴着阳光,手里拿着一杯啤酒。

Q:最怕什么?

卷福:忘记别人的名字。

Q:讲个糗事大家乐乐吧!

卷福:我6岁时,在一家希腊市场里被黄蜂蜇了。一个寡妇拉下我的裤子,把我倒着提起来,然后拿个洋葱在我的屁股上蹭。

Q:听过最狠毒的评语记得吗?

卷福:有个博客这么写我:“一个顶着蠢货名字的白痴演员、二逼马脸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Q:你最看不惯自己长相的哪一点?

卷福:脑袋的形状和大小!我曾被比作《冰河世纪(Ice Age)》中的席德(Sid)!

山西天然植物

浙江打米机

河北弯梁

长春3d打印金属粉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