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本拉登改变了我的创业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8:10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不公平也有利

1996年,我才16岁,考入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但是我在上大学之前连计算机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来自于湖北仙桃,湖北传统的数理化学科比较厉害,但是计算机这种高新技术教育在当时几乎为零。由于高中受的教育相对落后,我记得上大学时曾经历过两次特别大的打击。

第一次打击缘于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电脑,但是稀里糊涂报了计算机系,当时只是觉得这像是一个朝阳产业,而且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在国内一直是最好的。前几天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我回去了,导师们知道我现在在创业都特别高兴,系里的老师告诉我,现在电子系毕业的邓峰(北极光创投创始人)会给计算机系的学生发奖学金,我们计算机系至今还没出过著名企业家,所以对我们这些刚刚创业的同学很是期待。但是当年我一度怀疑自己报错了专业,因为我的许多同学都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等发达地区,他们会装电脑、会买主板,甚至还可以编程序。我当时感觉他们太厉害了,他们会盲打,而我却连键盘都没见过,这个对我打击很大。

接下来一个打击是英语口语入学考试,我高中学英语顶多讲一些比较简单的英文,口语很差,最后考试结果出来我被分到一个最差的班里。

我当时感觉自己完全是一个中国教育的悲剧,中国的教育发展不平衡,大城市的小孩享受的是更好的教育,我感觉人生很不公平,一出生就不公平,甚至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不公平了。

我有一种不太信邪的精神,我当时就立志要尽快学会盲打。我买了一个纸做的键盘贴在宿舍里面,每天都照着那张纸去练习打字,记不同按键的位置。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我感觉自己基本上可以了,然后就到学校的机房上机,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我居然就可以盲打了。就这样我成为了班里那些不会盲打的人中第一个会盲打的。

正当我为中国教育的不公平而郁郁寡欢的时候,我却看到了这种不平等对我有利的地方,湖北的数理化比较好,所以我数学基本就不用学,那时候北京、上海的同学问我说你怎么那么厉害,因为微积分什么的让他们特别苦恼。当时我就想,也许人生是公平的,因为上帝在你的左手里面塞了东西,他一定会从你的右手里面把东西偷偷拿走的。当感觉人生不公平的时候,也不要气馁,因为上帝可能是从你的左手把东西拿到右手,只不过你不知道右手拿了很多东西,就像我一样。不公平的事情、不好的事情,你一定要用你的态度、用你的行动去改变它。我不会电脑,英语也不好,但是我读大三的时候,什么GRE、托福我全考过了,英语单词什么的简直倒背如流。所以即便你过去接受的教育可能不太行,没关系,你可以通过自己的自学,在一个新的环境里迅速地赶上。一个人的性格、一个人的品质、一个人的吃苦耐劳、坚毅的品质就是改变这一切的条件。

遭遇本·拉登

我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又面临一个问题,同样是人生的不公平。我出生在江汉平原上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就开始放牛,父母种地赚钱很辛苦。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每月按时给我寄来500块钱的生活费,我感觉他们太辛苦了,基于赚钱的动机,我就去了中关村,没想到那也成为了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1997年的中关村真是一个村子,也就只有一两栋楼。有一些小老板,专门卖编程,偶尔在外面接一些政府的散活儿,找我们这些清华的学生给他编一下。如果接10万块钱的活,就给我们5000块钱,自己留9.5万。那时我每个月能挣2000块钱,自己花1000块钱,剩下的1000块钱寄给爸妈,让她们不用再辛苦地种地。这个就是责任,当你有这种能力的时候就别找父母要钱了,不要去做啃老族。我就这么努力地给别人编程挣一些小钱,就这样在大三的时候我居然成为了我们年级比较会编程的名人,随之而来的一个机遇就降临在了我身上。

大三时我遇到一个老板,就是陈一舟,那时他刚从美国融资了400万美元,想要做一个网站。当时在中国会做网站的人不多,会做动态网页的人更少,但是我会,他当时说给我一个月1.5万元。我同意了,只是因为他给的钱多,我可以每个月给父母5000块钱了,所以就毅然决然做网站去了。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去创业了,当时我也不知道创业的真正定义是什么。我们当时做的是chinaren,后来因为2000年互联网泡沫,在烧了1000多万美元之后,陈一舟就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我也就稀里糊涂地去了搜狐。

我大四的时候同时有几个选择:第一个就是可以读研,因为在清华读研很容易;第二个是可以出国,因为托福GRE也考了,也有美国的学校给我录取通知书;还有一个选择是我可以去IBM、微软;第四个选择就是去搜狐。当时我就问陈一舟:“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应该出国还是跟着你干?”他说:“当然跟着我干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出国可以随时出,你30岁可以出国、40岁也可以出国,但是互联网可能就只有这么两三年或者三五年的发展期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所以你应该跟着我干。”当时chinaren还没有卖,他跟我举例子说雅虎、思科这些公司,只要跟互联网有关系,股价都已经100美金、200美金了。

当时我算了一下他给我的期权,如果真的第二年上市的话,那么我二十一二岁就可以赚到几千万元人民币,这太诱人了,所以就没有出国,我还是选择要赚钱。

2001年的9月11日,美国发生“9·11”事件,那天我正在跟同事们加班,因为有一个项目要上线,所以待到很晚很晚。当天我们加班到凌晨,我的一个同事打开新浪的网页说,美国世贸中心被炸了,我当时还不相信。我记得就在那天搜狐发生了一件事,当时有很多从微软、甲骨文、IBM那些大公司来的一批人,他们本来想通过期权什么赚一些钱,但是搜狐的股价一直跌,从上市13美元,跌到0.8美元,所以当时很多人就走了。后来张朝阳说要给大家发期权留住大家,那天恰好是2001年9月11日,他给我们发了一些期权,期权价格就是0.86美元,我记得这个数字。我当时听到发生“9·11”后很紧张,期权就是这样,如果你股价低的话它是没有价值的。我们马上去打开纳斯达克的网页看搜狐的股价,下跌到0.75美元,不到一天的功夫就从0.86美元下跌到0.75美元。

第二天早上加完班我就回家了,当时搜狐在建国门。正值9月份天气很好,秋高气爽,但是我心情很差,因为当时恰好工作了一年零几个月,我的同学们有的在美国知名的大学读研,有的在清华或者在中科院读硕士或者博士,还有的去了中国电信、微软、IBM。而我在只有两三百人的一个小破公司,虽然在美国上市了,但是马上就有可能因为股票贬值而被摘牌。

那时候我觉得,想通过网络、互联网上市赚点儿钱,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在回家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思考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但是后来张朝阳跟我们聊天,打包票说搜狐肯定会赚钱,他说我们搜狐每天有几百万人在用,我想想也有道理,所以就坚持下来了。

失败是必然的

2004年前后,中国互联网又突然一下子起来了。在2004年的时候,搜狐的股价已经涨到40多美元了。我原以为在2000年或者2001年就可以很轻松地以一个投机者的身份通过互联网实现财富自由。但是我发现事情就是这样,永远是好事多磨,给你一个东西前永远要先考验你,先折磨你,先让你很痛苦,让你感觉很失败,让你放弃,如果最后坚持下来了,也就胜利了。坚持下来靠的是信念,信念就是当你怀疑自己的时候,当你感觉要放弃的时候,你没有放弃,这是一种相信,一种傻傻的相信。

2005年的时候我在网上闲逛,偶然间看到了一个六度分割理论,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理论就吓了一大跳,我觉得很神奇,六度分割理论主要是说世界上有两个人,比如说我和你,我通过最多6个人,就可以找到你。

我觉得这个挺神奇,后来就发现有人居然通过这个理论做了一个网站,也就是SNS社交网站,大家今天用的人人网也是基于这个理论。我后来就跟张朝阳讲,这个东西好,我们应该要做,但是张朝阳好像无动于衷,当时可能也怪我,我没有今天这么一个深度或者说有这么一个经验跟他去谈,因为当时我也似懂非懂。

后来我跟陈一舟在网上聊,他们恰好也在探索社交网站的方向,所以一拍即合,我在2005年加盟了千橡。现在人人网已经在美国上市了,你们现在看这一切好像很顺利,其实并不是这样。

讲个很简单的故事,某一天晚上有一个人找了一个梯子爬到了屋顶,然后叫人把梯子搬走了,第二天早晨就有人问他,你怎么爬上去的?他说很简单,我飞上来的。不少人成功后都对媒体说自己是飞上去的,他不会跟你讲“梯子”、讲失败,讲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

所以我们都应该更关注“梯子”,看别人怎么面对失败,怎么化失败为成功,而不是看他是怎么飞上去的。像三分钟搞定融资的这种事情,上个洗手间就搞定融资,这个都是假的。马云不是说自己几分钟跟孙正义在厕所里面搞定融资嘛,我不信,因为我也融过资,我知道这肯定是假的,没有那么简单。

2009年年底我又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离开校内网。我当时就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想做一些新的改变。因为陈天桥找了我,所以我借这个机会去了盛大。

我之所以做这个选择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梦,就是当职业经理人,当高管,当空降兵,拿着几百万的年薪,有司机帮你开车门,有漂亮的秘书帮你打印文件、帮你安排日程,出行的时候都是公务舱,出差住豪华五星级酒店,每天西装革履打着领带,别人都叫我许总。我没有经历过那种感受,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讲也可能是一种里程碑式的诱惑,所以我就去了,经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特别喜欢创业,特别喜欢一直战斗,跟着同事一起战斗;我特别喜欢竞争,跟对手打来打去。我那时就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想重新再开始创业。在去年的8月份,我参加站长大会,我坐第一排,李开复坐我旁边,我跟他聊了一下。他对我说他刚从谷歌出来做创新工场,他说移动互联网好,问我愿不愿意出来跟他一块儿来创业。

我说开复老师,我要选好一个方向之后再来找你。我在去年8月份之后,就经常在网上寻找创业方向,最后终于找到了。在去年年底的时候,跟李开复吃烤鸭,我说我找到了一个方向,我们一起来搞吧,李开复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后来我就从盛大离职在创新工场创办了点点网。

点点网经过三个月的筹备,借助一个最新的网站构架上线,当技术按下回车键的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激动,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新构架出现了错误,而且这种错误是系统本身的错误,无法修改。但是网站已经上线了,上线初期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所有的投资人和用户都在看着,不容一丝闪失,必须马上使网站恢复正常。于是我们就打电话到硅谷,还问Facebook的人,才知道这种网站构架本身存在问题,他们早就不用了。于是我们的技术团队争分夺秒,历经36小时不眠的奋战终于将网站构架全部更改完毕,虽然页面看上去毫无变化,可是代码已经全变了,当修复成功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也使我们团队整体的凝聚力更强了。

很多人问应该什么时候创业,我想说没有关系,君子创业十年不晚,创业也分很多类型,我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参与创业。从参与创业之后再变成主导创业。你如果有造化,有天赋,有运气,一万个小时以后你可以主导创业,你主导创业是要当老大,老大表面上很风光,实际上很沉重。你要为跟着你干的人负责,你要为这个业界的方向负责。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