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午夜盛开的玫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7:31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东北的冬天很冷,路边到处堆积着肮脏的积雪。寒冷的空气阻碍了烟雾的飘散,形成了一股呛人的雾气弥漫在空气中。

碧色紧裹着衣襟站在迪吧的外面,看着街道两旁的霓虹灯像蒙上纱幔一般朦胧。她拿起电话犹豫了半天最终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后传来了老公的声音问:“什么事?”

碧色有些不自然回答道:“老公你在哪?”

“我在工作,要很晚回去。”老公阿龙熟悉的声音略带沙哑,说完他急忙挂了电话。

碧色放下电话,心中倍感失落。很明显能听见老公电话里传出吵人的音乐声。她沮丧地坐在了迪吧门外的台阶上。刚才的迪吧里,她几乎和老公擦肩而过,他搂着一个女人,并没看见她。她感觉很冷,特别是给他打完电话以后证实了他在撒谎。她的心就不住地下沉,下沉……

此时的心情,空空荡荡,飘来飘去,手里紧握着电话,这是今年老公送她的生日礼物,她很珍惜,每次打完电话都会用手轻擦屏幕,小心地放在包里。

她和阿龙相遇的时候,暑热还未退尽,夜晚便有了凉意。她初来北方,不熟悉路。他是对方企业派来接她的人,几天的相处他们彼此间生成了爱意。临走的那天,碧色依偎在他的怀里,望着满天繁星,听着他海誓山盟的话语。

碧色抬头看了看天,雾蒙蒙的,别说是星星,就连远处的建筑物都看不清。她悲伤地想,那晚他的话还有什么可以去印证,结婚不到一年,一辈子的承诺就变成讽刺的笑话,这难道就是爱情的悲哀吗?

不知道坐了多久,她浑浑噩噩地向家里走,她横穿马路的时候,被突然被冲出来的一辆汽车刮倒,司机问她受伤了没有,她摆摆手说没事。她就这样一瘸一拐走回来家,一开家门就听见阿龙问,“你去哪了?我给你打了多少遍电话,难道你聋了吗?”阿龙责备地望着她,眼神像要把她吃掉,口气严厉。

“我没去哪,我……”碧色的眼睛润湿了她刚想解释,就听见阿龙不耐烦地说:“快点帮我找那件浅蓝色的衬衫,我要出差。”

碧色愣住了,原来他这么急切地找她并不是担心她,而是为了一件衬衫!她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卧室,阿龙竟然一点没发现她的受伤的腿。她没吭声递给老公他要的衬衫,阿龙随意地放在行李箱里,说了一句“我走了。”

碧色拉住他说:“可现在是半夜,你这时候就走吗?”阿龙没有看她的眼睛,也许是怕她看到他的心虚吧。他甩开她的手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快让开我要赶火车。”说完拖着行李走了。

碧色感觉心很乱,坐立不安的她悄悄地跟着阿龙出了门。在火车站她眼见阿龙和一个女孩拥抱,然后手牵手走在一起。她不顾一切地跑了过去,拦在了他们的前面。老公看见她一脸的尴尬,牵着女孩的手悄悄地放下。碧色张了张嘴,之前想好的那些最恶毒的骂人的话,现在都不知道溜哪去了。她只用一种幽怨悲伤的眼神看着阿龙,一眨不眨地看着。

女孩指着她问阿龙,“这女人是谁呀?”阿龙抿了一下嘴唇说:“谁知道哪来的疯婆子。”说完拉着女孩与碧色擦肩而过。碧色浑身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她的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心痛得像裂开了一道口子。

几天后阿龙回到家,他发现碧色不见了,打电话不接,到处找不见人影。他虽然有些奇怪,可心里却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以为会和他要死要活大闹一场,或是离婚,对于这些他早就想好了对策。可是没想到她竟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不过这样正好他可以自由了。

一晚阿龙呆着无聊来到了迪吧,听朋友说这里最近新来了一位跳劲舞的美眉——夜玫瑰,说她很漂亮,舞姿很诱人。朋友说他约了几次,她都没有答应。

朋友的话激起了阿龙挑战的心里,当他看完夜玫瑰一场演出之后,他非常震撼感觉自己被这个冷艳的女人深深吸引了。从此他每天守在迪吧里,又是送花又是送礼物。这些一点也没有打动这个冷艳的女人,她甚至没有正眼看他一眼。夜玫瑰越是高傲,他越是想得到,他被这种感觉折磨的茶不思饭不想,他甚至忘记了失踪的妻子。

一天终于来了机会,几个男人跑到台上捣乱,她被欺负的快要哭了。他以保护者的身份跑去干涉,那些醉汉看他人高马大的没敢再继续闹下去。他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没有和他说感激的话,逃一样地跑回了后台。

那晚他带着遗憾回到家,却意外地看见妻子回来了,他没好气地说:“这些日子你去哪了?家也不回越来越过分了。”

阿龙抱怨着,碧色含着眼泪注视着他。他开始有些后悔说出这些抱怨的话,他想伸出一只手把她温柔地揽在怀里,可是眼前竟然都是夜玫瑰的身影。他在恍神间看见碧色小声地哭泣着,他的烦躁几乎达到了顶点,咆哮着大叫:“哭……哭……就知道哭,我就纳闷当时怎么就看上你了。”

“你后悔了是吗?你后悔了是吗?”她反复地说着这句话,泪如雨下。阿龙被她烦的不行,斜着身子躺在了床上,说实话,她哭的时候他感觉到的是内疚。

这个午夜没有星星,阴暗的天气压抑着碧色的心,她抬起头看着乌云,心在一点一点碎去,泪光已经不再闪烁,心里的痛在无尽地扩散。她坐在化妆台前,细细地化着妆。每画一笔,她心里的爱就少一笔,等到她画完了,她的样子变得冷艳而且美丽,她心里的爱已经散尽。她推开了卧室的门,放上了激情的音乐,随着音乐她扭动着腰肢。

阿龙傻傻地看着——夜玫瑰,妻子竟然是夜玫瑰。他突然想哭,又突然想笑,她的舞姿还在继续,这时的她只为他一个人在跳,而他的心更在狂跳,他起身想要抓住她,她却像蛇一样溜走了。他着迷,他看的两眼发直。她的泪冲掉了她的妆,本来的脸孔渐渐显露出来。

这一刻她突然停止舞动,掩面而泣,她注视着他的脸,嘴中喃喃地问道。“美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阿龙!……咱们离婚吧!”

阿龙吃了一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他用惊恐的眼神望着她,想在她脸上看出答案,这回她没有回避,坚定的目光让他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也绝无收回这句话的可能。

“为什么?你为什么是夜玫瑰?”碧色的心中一片空白,浑身像被浇了盆冷水一样打着颤说:“我以前是舞蹈教练,你不知道的。”他开始愤怒,大声骂她,之后又苦苦哀求她改变主意,碧色依旧用力地摇着头……

碧色走了,她感觉这个冬季太冷太漫长,漫长得让她的心充满着无奈,在这里开始又在这里失去,就像这路上的行人匆匆而来,匆匆而过,这里的寒冷叫她无法承受,也许是她心底已经没有了温度,她打算永远地离开这里,带着失望的心痛,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故事大全》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763205332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