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3G决策重心转移市场启动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6:21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2005TD-SCDMA国际峰会”目前正在北京举行。它被形容成“一个誓师的盛会”,一个“壮行的盛会”。但是,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如果说,几个月前还有人对“中国3G市场启动的决策重心转移”还没有给予充分关注的话,现在应该多多少少感觉到一点气息了。

“中国已经具备发展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条件,信息产业部将于今年会同有关部门适时提出有关3G发展的决策建议。”2005年1月12日,中国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向全世界宣布。

这句话,当时很少有人读懂了。

最多的解读是:这位来自中央组织部的部长,宣布了一个大概的发牌照时间表。

这以后的媒体报道和专家言论,尽管又掀起了一个高潮,但是“误读”多多。最明显的“误读”之一,来自一周后发表的一位“学者”的报告。这个报告的“要害”有两点:

一、中国提出的TD-SCDMA不行。

二、不能因为TD-SCDMA不行,延误中国3G市场的启动。

我们不在这里揣测这个报告出笼的背景及利益取向,但是,这个报告对中国决策层在3G决策上的重心转移,表现得十分迟钝,或者说,丝毫没有感觉。

王旭东部长的讲话,意味有两点已经基本明确:

一、TD-SCDMA已经基本上可以在中国3G市场启动的时候,完成它的商用化(尽管4月份仍然要进行测试,这种测试,更大程度是一种发展与完善,而并非领取“生死牌”)。

二、牌照发放,从总的发展阶段的角度来看,也已不存在时机问题。因为,在发放牌照前还会有一项艰苦的决策工作要做。

2004年底有两个十分重要的动态需要追述:

一、4大电信运营商全部完成上市。

其中,中国网通的上市格外重要。原因是,网通上市完成,意味着中国的大运营商改革的一个阶段性的结束。或者也可以说,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那么,下一个阶段的目标是什么?

二、3大电信运营商高层主管互调。

如果说,人们对中国电信运营商全部完成上市这一动向意味着什么还不够敏感的话,3大高层的互调应该是一个进一步的信号。一份权威中央媒体的评述说:“中国基础电信运营商高层主管的互调究竟孕育着什么新的重大改革的出现,将在今后陆续浮现出来”。

无可争议的是,该中央媒体所言的“究竟孕育着什么新的重大改革的出现”,指的就是新的产业布局。文章虽然没有透露,影响这个新布局最关键的前期因素是什么,但是,应该不难判断,新布局肯定是针对第三代移动通信时代的。而且,该报多次透露,TD-SCDMA“用与不用”已经不是“主要问题”,即使它还需要一些时间进一步成熟,下一步决策所需要的时间,即新的产业布局的形成,已经足够TD-SCDMA长大了。

中国官方在3G的发展上,一如既往地显示了其“老到”的应对手法:坚定的国家利益取向,开放的姿态,市场经济的原则……这种外软内硬,软的更软,硬的更硬的手法,似模棱两可,又让某些人无可奈何。这当然也激怒了这些人,也就有了那位“学者”的所谓政府“越位”的“俘获”指责。同时,也有了许许多多围绕所谓TD-SCDMA的技术鉴定和牌照发放早与晚的争议。

事实上,如果说,前两年,关于中国3G产业市场是不是应该立即启动、中国TD-SCDMA的可用性还在受到质疑的话,到了2004年的下半年,可以说已经基本上“大局已定”。

最早感觉到这个判断的,还有TD-CDMA的欧洲对手……

一、2004年夏天,全球GSM协会提出“捆绑开发”。欧洲对于中国TD-SCDMA的组网可能性的战略判断已经明晰了。

二、一系列外商的合资,及加盟TD-SCDMA联盟速度骤然加快。

三、中国的运营商都陆续开始发表自己与这个标准的关系的言论,以争取在新布局中的“有利地位”。

当一些意见还在谈论TD-SCDMA优与劣的时候,忽视了一个最基本的判断:中国会不会以TD-SCDMA单独组网,并不需要以TD-SCDMA全面超越另外两个标准为前提。3个标准,谁也没有这种全面超越其它两方的水平。换句话说,另外两个标准也不是没有不如TD-SCDMA的地方。过分去评价究竟谁个优、谁个劣,拿一句旧时代的话来讲,是“妇人”之舌。

在2004年下半年,TD-SCDMA的日渐成熟,产业链的羽翼日渐丰满,意味着它已经在中国3G的国家决策中的重要性已经下降。

那么,牌照发放的早与晚,应该是下一个最重要的议题吗?

许多舆论是这样导向的。人们一直把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中国3G市场的启动时机上,这倒是给了决策者解决最关键问题的时间。

其实,有不少媒体已经注意和报道了这样的迹象。他们大量报道中国电信运营商需要再重组,包括近期炒得很热的中国联通的拆与不拆。他们甚至注意到了重组与3G有关。但是这些媒体太过于孤立地关注重组本身,忽视了重组背后的目标考虑。

也就是说,很可惜,他们中很多人都走到了发现中国3G决策重心转移的“门口”,但是,很少有人掀一掀门帘,看看里面究竟在发生什么事。

决策者们关心的重点早已转移到了围绕3G的新产业布局上。

到了今天,如果还在喋喋不休纠缠所谓TD-SCDMA行与不行,以及牌照应该早发与晚发这一类话题,实在是“没话找话说”。

三个标准都会在中国得到发展的空间。中国有足够大的市场。

肯定最终要走向世界的中国标准,与其到海外去斗,不如先让她在国内和老外斗,练硬翅膀。

TD-SCDMA肯定是要落实到运营商身上。

这是一个很有难度的工作。

翻开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天的媒体报道及各种传言,全部围绕着新布局的利益权衡和“讲条件”。中国各家运营商都在透露自己的“所想”:

关键的4家运营商中,两家没有移动通信业务的公司显然有理由获得牌照。

共获一张?各获一张?(以TD-SCDMA组网,这个划时代的、青史留名的“重担”,谁会有魄力,有决心去挑?)

共获一张也好,各获一张也好,都有不妥之处。

于是就会有联通拆与不拆的考虑。但是联通是4大运营商中唯一的“非嫡系”呀……

王晓初为什么会透露出分拆联通的考虑?

杨贤足又为什么会表达出对固话商获牌照的忧虑(固话、小灵通等捆绑优势,如果再加上这些运营商选择TD-SCDMA,享受到肯定会得到的政策优惠,在3G初期会不会形成竞争的不平衡)?

……

悬念可谓多多。但决策重心应该说已经相当明晰了。不管最终结果怎么样,新布局的决策结束后,中国3G市场启动的大幕就拉开了。

深圳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广州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中山工商税务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