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铜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边的忧伤与竹床阵里的市井

发布时间:2020-07-13 18:11:37 阅读: 来源:铜合金厂家

中国城市平民纪实之 武汉

在武汉,纳凉跟水有关。首先是一口井,那些散布在旧城区大街小巷的井,大多杂木丛生,一方青石覆盖,每到七月,临近盛夏时才开启。个子小的孩子们踊跃报名,沿着布满青苔的井壁被吊到深井中,下井掏出枯叶和淤泥。不过几天,清冽的井水盈出。黄昏时分,各家用井水泼街,为晚些时候的“竹床阵”铺设战场。冰凉的井水接触到烈日烘烤一天的地面,顿时像刚撬开的汽水一样冒着泡沫,孩子们雀跃着赤脚踩水。暮色下的欢笑,使辛苦一天下班归家的父母全身清凉,幸福到了骨子里。

自然,也有无井的街道,在竹床遍地的年代,几户公用一个水龙头,水费分摊,在“节约用水”的号召下,清水泼街就成了一项象征性的仪式。薄薄地洒上一层,地面略见湿润即可。而真正的纳凉,应该从晚饭前开始,根据自家泼水地点,长街被有效划分。各家精壮男人手拿肩扛,取出油亮油亮的竹床,精确的摆放,竹床之间也没留下多少空隙,自有女眷取水仔细擦拭几遍,孩子们在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跳上竹床,从这张蹦到那张,一直可以蹦到街口,看那些晚归的人头顶冒汗,在晒成稀泥的柏油马路上艰难跋涉,看那些倦鸟飞翔的影子,高过天空。

这其实是唯美的叙述,在武汉这个热气腾腾的城市,夏日的炎热让人血压升高,脾气暴躁,竹床阵中,经常也发生一些战争,比如谁家不自觉,将竹床挪到一处通风、但又不属于自家地盘的位置,而另一个魁梧大汉扛着竹床匆匆而来,看见自家的竹床位置被占,而恰巧两家平时又有些纠纷,结下过梁子,那就有好看的了:先是口角,据理力争,然后是各家女眷的出现,著名的汉骂是她们擅长的。而男人们则养精蓄锐,互相怒目圆睁,到最后,自然比试的是拳脚功夫,其间,街坊邻居们扯劝的扯劝,说和的说和,极端情况下,主持公道的会被晾在一边,街坊邻居会根据平时关系的好坏,助骂的助骂,助拳的助拳,竹床阵成了练武场,是武汉人纳凉的插曲。

再晚些时候,竹床为桌,上面放着酒和几碟下酒菜,不时有邻居端着饭菜来串门,姑娘大嫂尝一尝各自的拿手菜,比手艺,大老爷们往往就是客气几句,然后一屁股坐下,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上了,喝到酣处,“请啊派啊,红花菜啊”,“八匹马啊,哥俩好啊” ……什么南拳北拳,一概通吃。有时候,豪爽的姑娘大嫂们也会来了兴致,“一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花拳秀腿,不但好听,也煞是好看。这时是武汉街道最热闹的时候,家宴吃成了流水席,人们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中享受到生活。酒足饭饱,自有家里的女眷自觉收拾残局,然后抹干竹床,端来浸在水桶里的西瓜,切好片,吃瓜赏月。吃罢肚子已经圆滚,仰躺在竹床上,不久,鼾声和蝉鸣和在一起,天上繁星点点,偶尔飘过几片浮云。

在武汉,纳凉跟水有关,那水,也是墨客骚人曾歌之赋之的长江水。酒足饭饱后,拎上几个西瓜,“走,看水去。”目的地就是江滩了。江滩人群最多的是汉阳门的桥头堡段,这里也是每年政府组织的“横渡长江”活动的下水处,通常是一家之主的父亲护着孩子一同下水,互泼着江水,记得上世纪人们刚从军绿色系的革命服装里解脱出来,武汉女性也开始时兴穿裙子了,但打底的千篇一律都是四角花裤衩,家庭中的女性穿着五颜六色的“漏光”裙子站在临水的台阶上,幸福的看着孩子和父亲玩水嬉戏。

自然,也有精壮的汉子拖鞋短裤,赤膊而来,下水前先用江水拍拍胸口,颇有些专业的架势,水性好且爱出风头的,径直向长江大桥的桥墩下游去,因为那里有令人色变的江中漩涡,胆小的则带上一只深黑的汽车轮子内胎,沿江畅游。沿江的船坞上有人撒网,也有人垂钓,更有人用三根粗竹竿绑成“丫”状,中间穿上网,沿着船坞的边缘来回移动,这种钓鱼的方法叫“扳针”,看上去好像是用一个巨大的网兜在捞鱼,捞上来的小鱼小虾洗净了,用油煎炸,洒上小葱,十分鲜美,吃不完的也会有人讨买。我父亲就有一个这样的“扳针”工具,小时候,我和父亲一起去江边撒网,那时他还很年轻,腰很挺直,不喜欢笑。

而那几年的汛期是不同的:宽广的长江上船只禁航,堤口的沙袋堆得很高,标语和警示牌禁止防汛以外的一切车辆通过,沿江大道也并没有像往年一样空旷。江水照常一寸寸涨着,浊黄的江水开始慢慢变清,湍急,暗流潜动的汉阳门,每到傍晚就聚集了观水的人群,光膀子的,拿蒲扇的,扛游泳圈的。有人在侃谈在桥墩那边一人一狗游泳,人淹死了,狗在岸边守了好几天。也有人望着浅水嬉戏的人群一言不发,抽着烟,望着流水,沉迷于回忆。慢慢的,天色暗下来,空旷的江面黑暗一片,这座钢铁的城市因为这些寂寞的人变得柔软起来,独特起来,这跟再晚些时候,江滩边笙歌和更晚些的吉庆街宵夜摊情形没什么两样,人们喧闹着,却只是体味着或准备体味着孤独,似水流年的时光好像就是在这样的某个瞬间停顿下来,让人恍恍惚惚觉得人生是这样短,但因为它的流动,又显得那样长。

夜色下,江边的纳凉人群中,也簇拥着太多的帅哥美女,有时候他们互掷的烟花能让这夜空灿烂,恋人们在黑暗中依偎,亲吻,毕竟,过一种诗意的生活几乎是所有人的梦想,而诗意,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单纯。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总可以找到一种单纯的解读方式,对现实表示亲近,表示自己对生活的热爱。而武汉的“纳凉”,给予了人们充足的发挥空间,就像沙滩上不时遗留下的“我爱你……”类似的字眼,是恋人们用树枝划在江边沙滩上的表白,在这个爱情缺失的年代,那是他们的行为艺术。

用爱情,来渡过这炎炎夏日,应该是所有人类的纳凉梦想之一。(文:小箭)

小提示:

中国城市平民纪实 征稿启事

《城市平民纪实》想邀请你记录你的这座城,无论繁华,老旧,亦无论美好或是无奈,你关于这座城的众多印象交织编结在一起,就建立了一座你心中的新城,而这一座心中的城市,就是你与你的城交集而成的共同记忆。

欢迎来稿,投稿邮箱:grow@

联系编辑:010-85597836-627

陕西西服设计

加格达奇职业装定做

咸阳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